文化產品和一般商品一樣,都可以透過貿易行為交易消費,不僅有助文化傳播,而且也能創造經濟產值!

文化產品和一般商品不一樣,具有難以量化的社會意涵與真善美價值,怎麼能放到全球貿易市場去自由交易與競爭?

自由貿易vs在地文化產品的主體性

自1970年代起,美國開始積極將資訊自由流通與自由貿易理念導入國際政治,所有的協商談判也都將文化產品納入此自由貿易的架構中。

透過貿易協定與自由市場機制,美國的視聽服務文化商品主導支配了世界的影視文化生態,強勢的美國好萊塢影視作品與其所傳遞的美國價值與美國文化快速席捲全球市場。

這不僅使得各國在地生產的影視音文化產業遭受重大衝擊,也嚴重影響本國文化價值的傳承與文化認同。

  • 例如,臺灣在GATT與WTO入會的談判中,開放美國電影自由進口,使得臺灣本地電影市場有90%以上的好萊塢電影充斥,不僅造成臺灣電影生產低迷,年產量好幾年不到5%,也形塑民眾的文化價值觀和自我認同。

「文化例外」是什麼??

文化例外

並不是主張將文化排除於貿易之外,而是希望各國對於文化貿易能有對等、特別的考量和待遇。

1993年 GATT烏拉圭回合談判中,「文化例外」的概念第一次被提出

法國代表為了保護本國電影產業發展不受美國電影大量傾銷影響,主張文化產業「不同於大豆、玉米、花生」,不應以一般自由貿易談判的角度進行協商,目的即是為了保障本國影視文化產品的生產製作與行銷空間。

早在法國主張「文化例外」之前,韓國政府有鑒於外片具有九成以上的市佔率,韓國電影不具與好萊塢等外片相競爭的客觀條件,因此

以「螢幕配額」方式,明定於其電影法第16條,要求放映外片的電影院每年最少必須放映國產片60~90天,以保證國產電影的上映天數。

歷經1980到1990期間的數度修法,韓國本地戲院播放韓國國產片的規定比例一路從33%提昇至40%,一年幾乎有146天都可以看到韓國人自己製作的電影!

然而在韓美雙方經濟協商中,此一「文化例外」的機制逐漸成為一個燙手山芋。例如1999年發生在韓國的「光頭運動」: 當時韓國政府為了加入WTO,擬放寬限制至92天,引發韓國電影界人士以剃光頭的強烈手段在首爾光華門靜坐抗議,最後政府不得不收回成命,維持原有的148天限制。

韓國電影已經因為此制度,讓本土製作能力結實壯大之後,到了 2012 年的本土電影,仍有 50% 的市占率,韓國影視也風靡全球,形成另一股韓流。
「文化例外」新思維:促進文化多樣性
  • 在自由貿易的協定中制定「文化例外」的目的,確保臺灣內部能先培植文化底蘊、讓在地文化產業業者有生存與發展空間,讓在地民眾擁有多樣選擇的自由。

  • 近年來「文化例外」的主張有助於文化多樣性的發展也受到國際關注。2005年,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通過「文化多元表達之促進與保護公約」(Convention on the Protection and Promotion of the Diversity of Cultural Expressions,簡稱 CDCE」,此為國際貿易協定談判時主張文化例外的重要法源依據。

其中第五條確認於國際法原則下,各國政府具有制定並執行文化政策的主權。此一條文的宣誓突破了過去文化與貿易於 WTO 場域內發生衝突時,多以經濟考量出發作為思考的慣例。 第六條至第八條規定各締約方可以各種文化政策為手段,根據自身的特殊情況和需求,在其境內採取保護和促進文化多樣性的各種因應措施。

「文化例外」真的不會影響貿易嗎?

從以上的例子可以發現,在國際貿易中堅持「文化例外」不但避免他國強勢文化產品壟斷市場,也是各國維護文化主體性與自主發展空間的重要依據,也是讓本國文化產品得以在國際競爭的有效方法。重要的是,「文化例外」也能維護文化同時多樣性發展。

從目前國際經貿談判針對文化產品的討論中可以發現,「文化例外」此一策略的基礎不止於單純的文化經貿獲利和產業產值的評量,更在確保對外文化關係,以及對內維持國內文化藝術永續的生命力、創造力、豐富性與多樣性的關懷,也就是從文化經濟的永續核心本質著眼的有效機制。

紐西蘭給臺灣的意外禮物

事實上,在2013年臺灣與紐西蘭簽訂「臺灣紐西蘭經濟合作協定」(Agreement between New Zealand and the Separate Customs Territory of Taiwan, Penghu, Kinmen, and Matsu on Economic Cooperation,ANZTEC),不僅是臺灣與已開發國家、 非邦交國簽署的第一個經濟合作協議;針對文化例外的部分,更有啟示性的作用。

例如在該協議的第24章「一般例外」第 1 條第 3 項規定: 「就本協定而言,在上開措施於締約雙方間就同類情形並未構成專斷或無理的歧視,亦未造成貨品及服務貿易及投資的隱藏性限制之前提下,本協定不禁止締約一方採行或執行必要的措施,保護本國歷史性或具考古價值之文物地理,或支持對締約方具重要價值之創意藝術。 該條文明確說明創意藝術的內容:「創意藝術包括:表演藝術 ── 包含戲劇、舞蹈及音樂 ── 視覺藝術和手工藝、文學、電影電視、語言藝術、線上創作內容、原住民傳統文化和當代文化傳達、數位互動影像和混合藝術,包含使用新科技跨越藝術的抽象分類。創意藝術之範圍包含對藝術之表達、演奏及詮釋之活動,以及對這些藝術形式及活動之相關研究與技術發展。」 而且第18章不僅針對「影視共同製作」訂 定一系列相關條文,保障雙邊對等合作關係,第 19 章特別專章思索「原住民合作」議題,強調對原住民族「少數文化權利」的特別規範與保障。
  • 從《臺紐經濟合作協定》中「文化例外」的主張可以發現,我們在未來簽訂任何雙邊經貿協定時都應考量文化主體性、內部文化多樣性,以及少數文化權利。

  • 此外,我們也應更加關注《文化基本法》內涵中對文化例外的主張,以及回歸文化整體影響評估與跨部會協調機制去找出自由貿易、文化例外與文化多樣性的永續策略。讓臺灣文化的主體性、各種族群的文化權和日常人民生活的關係面向,於對外經貿策略上建立健全的機制和完整程序,才能讓臺灣在經貿談判中對於「文化例外」與文化多樣性的理念更加堅持。

參考資料: 洪灝淩,〈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對臺灣電影產業影響 ─以文化例外出發討論〉 鄭秉泓,〈回應〈誰扼殺了臺灣電影〉一文—「銀幕配額」在臺灣可行嗎?〉 郭力昕,〈樂觀與悲觀的邏輯是什麼?—回應鄭秉泓〈「銀幕配額」在臺灣可行嗎?〉〉 馮建三,〈「文化例外」 對臺灣的特殊意義 林嫻如,〈文化與貿易的戰爭文化例外的可能與實踐?在文化、經濟拉扯之間 尋求框架體制外調和的思考〉 劉俊裕,〈紐西蘭給臺灣的意外禮物:《台紐協定》為《兩岸服貿》談判找到了關鍵缺口!〉

文化包容力:子議題總覽

1. 透過跨文化對話促進臺灣內部文化多樣性
2. 落實文化平權,提升文化近用與參與
3. 以國家語言發展法傳承發揚多元文化
4. 瞭解臺灣新住民與移居工作者的文化及歷史
5. 國際合作在地化,鼓勵國際組織來臺設點
6. 在地文化國際化,促進臺灣文化、品牌輸出:臺灣藝術及經典作品進入國際
7. 兩岸文化交流的新思維與新契機,促進台灣在華人社會品牌優勢
8. 駐外文化中心的策略佈局
9. 新南向政策的文化交流
10. 開放議題